2018年4月,屋内的男子正手忙脚乱地拿着一瓶白色酒瓶往马桶里倒,仔细一看上面的标识正是茅台。

男子听着外面的敲门声越来越急促,回头看向仓库内那一箱箱落着一层薄灰的纸箱,他心想:这次真的是活到头儿了。

突然,他似是认命了一般,把手上的茅台酒瓶朝着地上砸去,顺手把仓库门关上后,一步步挪到了门前。

当他打开房门后,几名神情严肃的公安人员将他一把按在墙边,吓得一旁的妻子大惊失色。

“王晓光,你涉嫌重大贪污受贿,请配合专案组的调查!”在出示过相关证件后,由一名警员守在门前防止王晓光逃跑,另外两人则进入房间进行搜查。

几名警员瞥了一眼发愣的王晓光,他目光的方向紧盯仓库,不禁让众人心生疑惑,小心翼翼地往仓库走去。

两秒后,随着“啪”的一声响起,刺眼的白光照亮了整个房间,接下来的一幕让几位办案多年的民警也不由得目瞪口呆。

房间内摆放着的一摞摞纸箱,高的有五六箱,矮的则有三四箱,上面的落尘比较明显,像是许久都无人动过。

将纸箱上的胶带划开后,一瓶瓶带有精美包装盒的茅台酒映入人们的眼帘,许是担心有诈,警员们又划开了三四箱,里面皆是茅台。

在此之前,担任贵州省副省长的王晓光在人们的印象里,只是一个上班乘坐公交,与妻子“蜗居”在40平米一室一厅的小房子里,为人老实憨厚,做事低调。

一提到黄、赌、毒,他的第一反应便是嫉恶如仇,为蒙受冤屈的老百姓打击罪犯,维护正义。

谁又能想到,正是这样一个看似大义凛然的人民干部,背后竟干着索贿受贿、贪赃枉法的勾当。

1961年,王晓光虽然出生于山东巨野,但跟着父母来到贵州以后,他的生活习性、说话口音更像是一个贵州人。

在贵州师范学校毕业后,来到贵州市某个警察学校从事教师一职6年,期间还被学校安排到西南政法学院法律系进修一年。

1990年,王晓光进修结束后,被调到贵阳市公安局担任行政科的副科长一职,期间因对待工作积极认真、做事勤恳,于次年进入了贵阳市纪委办公室。

因着从小家境贫寒,患有自卑心理的他,平时更是能省则省,一件衣服穿五六年都是常事。

接下来的这几年内,王晓光先后在贵阳、六盘水和遵义市任职,官职也随即一直往上升,官运亨通的的同时,王晓光暗藏心底的清廉正义也渐渐被撼动。

1993年底,一位自称是王晓光远房亲戚的男人,在一条车水马龙的大街上,他伸手拦下了王晓光。

这位亲戚此次前来的目的,就是想让王晓光帮忙写封介绍信,好让他的儿子到贵州上学。

随后,男人展开王晓光母亲所写的书信,上面提到让王晓光尽力帮他完成此事,做个顺水人情。

王晓光见到母亲的笔迹后,这才相信了他的身份。他将男人带到办公室内,随意写下几段话让男人带走。

没想到男人几天后找上门来,并带着一瓶珍贵的年份茅台酒,说什么也要让王晓光收下。

对方这一来二去的互相推脱,让他不得不硬着头皮收下。毕竟现在还在工作时间内,让外人看到他在大庭广众之下公然受贿,岂不是坏了他的名声?

待男人走后,他给家中的母亲打去电话,希望那位远房亲戚能将酒给拿回,结果母亲却说那人到外地做生意去了,暂时是不会回来贵州了。

王晓光回到家后,闻着醉人浓郁的茅台味儿,他的心里不禁产生了一个念头:反正也是别人送我的,不喝白不喝。

自从在官场上意外得知自己昔日的好兄弟就是领导王三运时,就像坠入深渊一般愈发不可收拾。

1995年,王三运被提拔为贵阳市委书记,而跟在他背后的王晓光也成为市委办公厅的秘书。

王晓光当时作为王三运的小弟,陪着他参加了不少应酬,当时的王三运有个“怪癖”,除了茅台酒以外,其他酒通通看不上眼。

为了让王三运对自己不留余地,王晓光专门托人购来一箱茅台,上面还写着“祝师兄大寿”这几个字,并在上面留下了自己的亲笔签名。

2010年,王晓光在一场酒局上无意中结识一位“酒友”。此人名为袁仁国,正是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长。

袁仁国发现王晓光酷爱茅台后,便屡次利用自己的职务之便,为王晓光送上珍贵年份的茅台酒。

自从王三运被调至别地后,王晓光仍改不掉喝茅台的习惯,平日遇到应酬,他会让秘书用公款买一箱茅台来喝酒应酬。

但凡是熟悉王晓光的人,谁不知道他就是一个嗜酒如命的“酒蒙子”,谁要敢收下,第二天直接收拾铺盖走人。

因此,所有人只能装作不知情,陪王晓光演戏演到底,推来让去几回合之后,王晓光就会把剩下的酒搬到车的后备箱里,带回家品尝。

据王晓光回忆,他每个月能拿回家的茅台最少也有50瓶,虽然他爱酒,但喝的速度哪儿能跟拿回家的频率相比?

他二话不说就找到好兄弟袁仁国,从他那儿拿到4家茅台专卖店的经营权,并开起了店铺。

从表面上看是王晓光的亲朋好友经营店铺,背地里,王晓光才是这几家店的幕后老板。

众人分工明确,由王晓光负责“进货”,而他们只负责销售。正当王晓光一干人等幻想钞票进账时,他们却漏了一个重要问题。

茅台虽然知名且名贵,但也不是人人都能喝得起的,再加上那些经常喝的人少之又少,导致4个店里堆在库房里的茅台越来越多。

不过,这对王晓光来说并不是什么太大的问题,只要没人来店里购买,王晓光就会要求下属用公款来买茅台。

王晓光对于那些想拜托他办事儿的企业老总还有个硬性规定:你买多少茅台,这个事儿能办成的几率就有多大。

这也为王晓光提供了很大的方便,他在工作时要想喝酒了,或者是店里着急“补货”,都可以直接下楼去仓库顺走一箱,连家都不用回,那叫一个省事儿。

起初,下属们还以为王晓光店里的茅台都是批发送来的,后来有人为了完成业绩到王晓光那儿卖酒,结果却发现箱子上的编码,与前几天王晓光从仓库拿走的那箱编码一模一样。

王晓光靠着这种“无本万利”的歪门邪道,在7年的时间内疯狂敛财4000余万,除了卖茅台以外,他的“其他生意”赚的也不少。

通过各界人士在酒桌上的应酬,王晓光认识了许多干着黑暗勾当的不法商人。而他最主要的作用就是给这些不法商人牵线,成为他们的靠山。

与他们合作久了以后,他们则拿出各式奇异珍宝献给王晓光,甚至还向他透露出商业的“内幕”。

要想通过股票赚钱,那各家股市的来源信息就显得极为重要了,当地有哪几家公司股市遇到良机?又有哪几家公司跌入了谷底,都会有人为王晓光一一报信儿。

如此看来,掌握多家企业内幕的王晓光,在股市内宛如鱼儿得水一般畅游,同时也凭借这些内幕疯赚了一大笔。

已经尝到甜头的王晓光不甘只利用内幕赚钱,在“好兄弟们”的蹿导下,他开始在心里头盘算着该如何“创造内幕”。

2014年,身为遵义市委书记的王晓光与贵州茅台酒厂共同承办了一个活动,名为“黔酒中国行”。

在王晓光的蓄意宣传下,一同参加这场活动的酒业,股票都比之前的幅度要高出不少。

王晓光通过给企业违规放贷、公开捧杀等操作,拉高它们的股价后,再迅速抛售。

凭借操作股价,使得王晓光在股市上的交易金额高达4.9亿,光是他个人就已吞下了1.6亿人民币。

他心里清楚自己这钱是怎么来的,生怕那些熟知他性情的人发现这些违法乱纪的肮脏事儿。

为避免众人怀疑,王晓光即便是贪污了那么多钱也只能像往常一样,继续乘坐公交车上下班,蜗居在那个40平米的小房子内。

2017年,王晓光的位置走到了副省长这一步,随着权力越高,他的做事风格也愈发狡猾,普通的谍战片都没他能演。

为了避免别人发现自己所做的肮脏事儿,王晓光特地交代心腹去办了个新的手机号,以此来联系那些与他同流合污的不法商人。

每当商人有求于他,想要让其办事儿的时候,王晓光则狮子大开口的要价,意思很明显:能给给,不能给滚蛋。

那些人碍于王晓光的身份,不得不答应他提出的所有要求,价格合适后,再由王晓光的心腹当传递消息的中间人。

等到每周二、周三时,王晓光就会发送“家、园、球”这三个字的暗号,地点分别在他家、公园或球馆。

“碰面”后,几个人装作陌生的样子,钻进公园下的假山下、杂草丛生的草地上交头接耳、窃窃私语。

要是正面交锋倒也还好,万一纪委哪天想不开来到单位仓库或家里调查,发现成堆摆放的茅台酒,那岂不是人赃并获,可以直接进局子了?

我国近些年来对侵害人民和国家利益的分子绝不姑息,对惩治腐败的力度做到始终不减,为的就是将反腐败斗争一一击溃。

王晓光早已预感国家的利刃早晚会劈到他的身上,但他仍决定拼死一搏,多苟延残喘几天。

王晓光把珍贵的年份酒倒进大酒坛内,假装是普通的散酒后不禁猜想:茅台酒的酒味独特浓厚,万一被调查人员发现,简直是逃都没法儿逃。

家里堆放着的成箱酒,卖也不敢卖、送也送不完,王晓光只得咬紧牙关把成箱的茅台酒往马桶里倒,看着一大笔白花花的“银子”流入下水道内,他的心里不禁也随之滴血。

王晓光在当上副省长一年后,终是发生了一件让他惶恐不安的事情:他的副省长和省政府党组成员的职位被解除,只留下了一个省委常委的职称。

在审讯室时,王晓光不但不知悔改,反而还对自己的犯罪情况避重就轻,只承认自己干过内幕交易和操纵股价来牟利,并未提及其他。

但他没想到的是,办案人员早已将他贪污受贿的证据收集完毕,当那些证据陆续被摆放在王晓光的面前时,王晓光的状态仿佛是被抽了灵魂的木偶人一般。

据调查,王晓光在担任遵义市委书记时挪用了160万元公款,把自己办公室打造成“豪华大平层”,里面的房间设施应有尽有,加起来共计15间,总面积约为610平米。

2019年4月23日,王晓光因犯贪污受贿、内幕交易罪,违法所得高达2亿余元,数罪并罚被判处有期徒刑20年,并处罚金1.7亿余元,对其违法所得来源不明的财产,将全部进行追缴并上缴国库。

王晓光原有很多自首的机会,但他对自己所犯下的罪责避重就轻、含糊不定,直到办案人员将所有证据摆在他的面前,这才表示后悔莫及。

但谁也不知他的后悔,到底是真心还是假意,是否是建立在罪行被揭露出来的前提上。

这样的忏悔情绪太过敷衍,也过于廉价,人民是不会接受罪犯伏诛后的“放下屠刀”。

有因必有果,无尽的忏悔并是他逃避罪责的理由,做错了事情就得为之付出相应的代价。

未来这20年内,他要面对的将是无穷无尽的黑暗,更要沉浸在痛苦万分的深渊里。

当他心中被贪欲填满,利用职务之便肆意受贿时,就应该清楚,正义的审判迟早都会降临在他的头上。

王晓光没有把权力关进笼子里,权力却把他关进了笼子里。他践踏了祖国多年来对他的期望与栽培,愧对黎民百姓对他的信任。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国家统计局:2021年城镇非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平均工资达到106837元

我儿子,3岁被爷爷带着在上海失踪,26年后房东说出线日电,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表示,将继续通过乌克兰向欧洲输送天然气,周一输送量为4240万立方米。

财联社10月11日电,美国铁路工会拒绝了美国总统拜登支持的临时劳动协议。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