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5月20日晚,银泰集团创始人兼董事长沈国军被限高的消息被传出,这位资本版图涉及多领域的商业大佬,身上争议颇多,其中最为人熟知的,无疑是与同乡吴云前的商业大战,《风暴眼》发现,这次令沈国军措手不及的“限高令”,疑似来自于与他颇有恩怨的吴云前;

2、草根出身、热爱“大筹码押注”的沈国军,发家极具传奇性。正如他的“老冤家”吴云前所言:“A股资本市场虽然野蛮,但对于国资控股的上市公司,还是保有‘老虎摸不得’的默契。但小沈不仅敢摸,而且在接下来的十余年里还反复摸。”

3、掀起百大股权大战、做大银泰,手段高明的沈国军,曾位列“2006年中国十大并购人物”,与其一同提名的并不乏如今的江湖巨佬,但在当时,依然难以与风头正盛的沈国军相比;

4、被马云戏称“吴三桂”,“结盟”阿里,率行业之先拥抱新零售,沈国军一向不乏战略眼光,只是在转投实业之后,一系列的资本操作最终使其与同乡“反目”,如今终遭其“反攻”。

这位资本版图涉及商业零售、地产开发与经营、矿产资源、旅游投资运营、投资与金融等多领域的商业大佬,有着颇多争议——是浙商“扛把子”,也是零售业“吴三桂”,带着银泰率先完成转型、极具战略眼光的他,是商业场里典型的“狠人”。

资产腾挪、股债嬗变,敌友转瞬易位,二十年来波云诡谲的中国商战之复杂,在他身上有着淋漓尽致的体现,当年联手吴云前欲振兴中国实业,如今却“反目成仇”、对簿公堂。

凤凰网《风暴眼》发现,此次申请“限高令”的霍尔斯沃西有限公司背后,正是他曾经的战友吴云前。

2018年9月5日,在浙商总会的牵头下,之江新实业公司成立,注册资金500亿,北京浙江商会会长沈国军担任董事长兼总经理,副会长吴云前则担任了分管募资与投资的副总裁。

吴云前入局的理由很有趣,沈国军告诉他自己已经挣到了一辈子都花不完的钱,如今只想干一件振兴中国实业的大事,做一个比“中民投”更大的投资平台。

为了一起振兴中国实业,名流千古,吴云前毅然带着自己的大连百年商城投入之江新实业麾下,并带来了多家国资合计57亿元的资金。

2018年10月,之江新实业创办的礼炮声还有余响的时候,沈国军便将其手中的“中国海碟技贸”的公司更名为“中国联和实业”投资公司(以下简称“中实投”)。

2018年,万达集团为降低负债率,准备出售手中持有的大连百年人寿保险公司股权。为了拿到这家优质资产,受沈国军委托,吴云前亲自前去与万达金融洽谈收购意向。

只是吴云前没想到的是,收购意向达成,但沈国军与其签约的主体却不是他们的之江新实业,而是他私人控股的中实投。

这项交易与之江新实业的唯一联系是,收购所用的39亿元是由之江新实业向中国联合实业的三家股东提供的无息借款——这笔钱来自于吴云前加入之江新实业而带来的57亿元的国资资金。

2019年,之江新实业增资35.8亿元,认购大连百年商城公司69.19%的股权,成为大连百年商城的最大股东。

此后,民生信托将原先向百年商城发放贷款的信托计划重新发行为“之江1号”信托计划,大连百年商城提供了相关资产作为抵押,吴云前提供个人连带责任担保,之江新实业还为此产品出具流动性支持函。

但到2021年3月,由于大连商城出现经营困难,由于之江新实业没有履行对民生信托的承诺,直接导致了大连百年商城资金链危机。

而在产品延期后,之江新实业为了规避自身责任,直接要求退出股权,并以百年商城大股东的名义向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司法重整申请,以大连百年商城有限公司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且明显缺乏清偿能力为由申请对百年商城公司破产重整,谋划通过破产大连百年商城以逃脱废债——如吴云前所言,一旦法院裁定百年商城司法重整,金融机构停息,本金打折,而且复杂的破产案一般要折腾好几年时间。

据吴云前所述,此前增资的35.8亿元,27亿元是由大连百年商城的金融机构债权人作为股东对之江新实业出资27亿元,之江新实业只出9亿现金。

同时,之江新实业此前认购大连百年商城公司股权应支付的对价款35.8亿元,百年商城公司坚称尚存在23.3亿元未足额出资到位。

沈国军其实在这笔生意里并没有投入太多的“线日,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此案作出裁定:不予受理之江新实业有限公司对大连百年商城有限公司的破产重整申请。

2020年5月,沈国军曾通过连续举牌,与其家人、亲信等行动一致人占据新世界已发行股份的25.22%,成为新世界第一大股东。

只是在黄浦区国资委毫不退让的境况下,最终不得不放弃了连续数月的新世界实际控制权之争。但有专业人士告诉《风暴眼》,沈国军虽然没能夺得新世界控制权,但从其以往的股权争夺案例来看,沈国军很可能已经在二级市场套利成功。

2022年5月20日,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显示,因未按执行通知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给付义务,之江新实业有限公司(下称“之江新实业”)及单位法定代表人沈国军被限制高消费。截至发稿时,限高令仍未解除。

值得一提的是,在一年前的全国政协十三届四次会议期间,沈国军曾提交《关于法院应慎用“限高令”的提案》。

沈国军在“限高”曝光后对天目新闻记者回应称,自己“被小人算计,正在申请撤回裁决”。

《风暴眼》发现,立案执行申请人霍尔斯沃西有限公司,为大连百年商城有限公司的第二大股东,并控股多家“百年系”企业,公司显示住所地为香港特别行政区,与董事吴云前关系密切。

2016年,沈国军在湖畔大学开讲《商业丛林法则》时说:“人生一辈子,会碰到很多很多机会,你只要把握住一两次非常重要的机会,以后就会很轻松。你一定要稳准狠,要拿大筹码去押注。”这确实是他二十年来商业生涯的线年,沈国军生于宁波。

出身渔民家庭,14岁丧父、20岁丧母,从苦难中成长的经历赋予了沈国军激进果决的性子。

如今的“大一买宝马,月入一百万”不过是一些粗劣的校园创业骗局,但在沈国军的大学生涯,赚到一百万并不是大话。

此后,银泰便成了沈国军一搏十十搏百的主要平台,在二级市场上频频发起并购争夺战,其中甚至不乏国资控股的A股上市公司,如百大集团。

吴云前曾形容沈国军:“那个时候,A股资本市场虽然野蛮,但对于国资控股的上市公司,还是保有‘老虎摸不得’的默契。但小沈不仅敢摸,而且在接下来的十余年里还反复摸。”

而当时的百大集团股权分散,除了国资背景的大股东“杭州投资控股”持股比例为29.93%外,其余大多数股东的股权不超过5%。

直到2008年,百大集团将旗下的几处核心商圈资产委托给浙江银泰管理,期限是20年,每年要向银泰交纳占据净利润近六成的托管费,沈国军这才放过了第三次股改方案——银泰系增加2915.74万股股票,并获得5077万元现金对价。

半年之后,沈国军又短期大量减持百大集团,抛售了百大集团1881.2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5%,套现约2亿元。

2002年,先是由沈国军持股80%的北京国俊投资有限公司3000万元低价收购银泰集团30%股份,按照银泰集团2001年销售额3180万元的净利润来算,这笔买卖实在过于实惠。

此后的2003年8月,北京建宇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又将其所持有的20%股权,作价6000万元转让给北京国俊,使沈国军取得了银泰集团50%的股权和绝对控制权。同时仅一年时间,银泰集团的股权转让价格已是2002年沈国军受让价格的3倍。

2005年初,沈国军控股超过70%的银泰百货有限公司成立,并将此前银泰集团控股的“银泰股份”(前称为宁波华联)旗下两处核心资产剥离,低价转入了银泰百货——宁波一号店被作价1800万元和每年保底租金是每年1000万元出租给银泰百货,二号店则以每年保底租金2600万元的价格转让与出租给银泰百货。

外界普遍猜测,这是因为银泰率先向马云“新零售”看齐,引互联网“入关”,推动实体零售转型,与吴三桂引清兵入关相似。

2013年摩根士丹利分析师Scott Devitt领导的网络零售调查小组发表的有关全球电子商务的报告,评出了16大变革零售行业的公司,除了亚马逊、沃尔玛、eBay等国际巨头外,银泰百货也赫然在列。

2010年,沈国军参与成立了浙江网商银行,并且是马云云锋基金的发起人之一;

2013年菜鸟网络成立,银泰持股32%,位居第二大股东,沈国军出任CEO;

2015年,银泰宣布与阿里全面融合,阿里增持银泰股票至74%,成为银泰第一大股东,张勇出任银泰商业董事会主席;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