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岁的周悌君、48岁的林天明,不约而同地放弃了自己的装修老本行,回老家葛仙村开起了餐饮和民宿。

故乡是他们的来处,朱爱燕们返乡的目的地之所以是葛仙村,并非简单的倦鸟归巢,而是家门口有了新的去处,有了他们对未来美好生活的向往。

而这,要归功于一个企业——“鑫邦文旅”。为了响应国家号召,助力乡村振兴,他们逆势而动,义无反顾投入近五十亿元巨资,以文旅融合赋能乡村振兴,把曾经名不见经传的葛仙村,打造成了名噪全国的旅游新地标。

景区立足江西,辐射闽浙皖,全国各地的游客纷至沓来的同时,也吸引了朱爱燕、邱匡君们返乡“筑梦”,在葛仙村过起了“神仙”般的日子。

作为本地人的她,2017年开始,和葛仙村一起成长,见证了葛仙村发展的点点滴滴,也见证了家乡发生的巨变。

回老家之前,朱爱燕已经在浙江打工七年。“在宁波的一个企业,做出口打火机,一干就是七年。虽然也能赚到钱,但是时间越长,对家乡的思念就越浓。”朱爱燕说。

2016年6月,“鑫邦文旅”在葛仙山下约600余亩的荒芜土地上建设葛仙村度假区项目。

基于江西山水度假型景区较为稀缺这一市场现状,按照“山上观光游览、文化体验;山下养身度假、休闲娱乐”的旅游发展思路,“鑫邦文旅”打造了一个“仙”气十足的世外桃源。 景区打造之初,正是用人之际,周边的村民自然成为企业用人的首选,不少在外地打工的游子也纷纷借机回乡就业,朱爱燕和她的爱人就是其中之一。

“听说家里有了大企业,要招人,自然很心动,离家近,又能照顾到上初中的孩子,自己年纪大了,总在外面漂泊也不是事,没有过多的思考就和爱人一起回来了。”朱爱燕说。

在浙江打工的时候,朱爱燕在管理岗,回家乡就业,她依然做起了自己最擅长的管理。

作为景区管理部的总监,平时要负责检票、观光车、保洁、安保等工作的协调管理,事情很琐碎,也很重要。“做这个工作要细心,虽然平时很忙,但是感觉很幸福。”朱爱燕说。

谈起现在的生活,朱爱燕感慨万千,首先,收入和在外面打工相差无几;其次,家里到景区通勤时间只有十多分钟。不仅能够照顾到家里的老人,还能照顾到儿子的学习,可谓一举多得。

2020年元月份,邱匡君通过朋友介绍,来到葛仙村景区上班。在返乡之前,邱匡君已经在外漂泊了近20年。

“回家之前在浙江、广东打工,理发店、流水线,什么都干,什么赚钱干什么。以前没想到回家,随着年纪的增加,尤其是随着两个小孩的长大,就有了回家的打算。”邱匡君说。

在邱匡君看来,回家就业虽然赚钱没有在外面多,但是性价比却很高。一天上班八小时,负责驾驶景区路口到游客中心到摆渡车,路程大约一公里。

邱匡君给记者算了一笔账,目前在景区上班,一个月四五千块钱,还有五险一金。在外面打工,工资虽然更高,但是除去吃饭、住宿、开销,一年到头也攒不下多少钱,还照顾不到家里。

“回家就业之后,感觉生活的幸福指数比在外面打工高多了。”邱匡君感慨道,“没想到家乡能有这么大的企业来投资,更没想到家乡能发展这么好。”

“没想到能回家就业,而且各方面待遇不比外面差,现在我的表妹和叔叔都在景区上班,大家根据自己的专长都找到了一份不错的工作。”

更让朱爱燕感慨的是家乡的巨变:以前这里山上只有两个庙,有两车道的水泥路通到山下,每逢初一、十五,路两边卖香烛的人比上香的人还多。现在双向四车道柏油马路,每到节假日游客摩肩接踵,人山人海。

统计数据显示,葛仙村2020年年游客接待量70万人次,2021年年游客接待量达到120万人次,度假区直接解决1200余人就业,间接带动相关行业5000余人实现家门口就业,为当地乡村振兴做出了巨大贡献。

随着葛仙村的“跑火”,葛仙镇的餐饮、民宿店的数量也发生了巨大变化:目前,餐饮民宿类个体工商户125家,其中15家为2020年之前注册,110家为2020年之后注册,可谓一处景区带富一方百姓。

在回乡之前,周悌君在南昌某建材市场开店,兼职装修,由于肯吃苦,重信誉,周悌君的建材店从零做起,渐渐打开了市场,有了固定的客户,一干就是四年。

受到疫情防控等因素影响,周悌君的建材生意不如之前那么跑火,几经斟酌之后,他决定将店面转让给合伙人,自己则回家开民宿、搞餐饮。

“虽然旅业也受疫情防控冲击很大,但是相对建材行业,我更看好葛仙村的未来,所以我义无反顾地回来了。”谈起自己回家的初衷,周悌君如是说。

依托自己家的老房子,周悌君投资两百余万元,打造了一个名为荷巷小院的农家乐。“不仅有住宿还有餐饮, 有15个房间,院子里有20张桌子,可以接待300多人。” 周悌君说。

从2021年9月5日开业至今刚好一年时间,周悌君的荷巷小院生意一直很好。虽然最近两个月,受疫情防控影响生意有所下滑,但是周悌君表示,更看好葛仙村的未来,相信疫情的寒冬之后一定会迎来旅游的春天。

一方面是老本行不景气,另一方面是旅游农家乐的火爆,让林天明义无反顾地投入到了民宿餐饮行业。

“前年我们村有人投资了十几万,简简单单地改建了几间房子,做起了民宿餐饮生意,没想到一年就回了本。去年我贷了30万,加上自己的50万一共80多万,按照三星酒店标准新建了9间房子,准备大干一场。”林天明说。

虽然近两个月受到疫情影响,旅业下滑很厉害,但是林天明依然看好葛仙村的未来,逆市开业。“我的悠家静民宿刚开业不久,一定会坚持下去,相信春天就在眼前。”林天明说。

林天明的希望不是空穴来风。统计数据显示,葛仙村景区游客接待量年年攀升,其中,2019年年游客接待量40万人次,2020年年游客接待量70万人次,2021年年游客接待量高达120万人次。

“发展景区旅游、推动民宿休闲产业,实现乡村振兴,最终的受益者仍然要考虑周边的老百姓。”鑫邦文旅事业部总经理陈思俊说。

葛仙村“红”了,旅游发展的红利也显现出来,近两年,铅山县人均GDP节节攀升,其中,2020年41299元,2021年47520元。

旅游收入在GDP总量中的占比也逐渐增加,其中,2016年、2017年、2018年铅山县的旅游收入占GDP的比例分别是37.5%(41.6亿元)、45.1%(54.8亿元)、42%(64.1亿元)。受到疫情影响,2020年和2021年的占比分别稳定在40%以上。

在葛仙村景区的带动下,葛仙山镇的旅游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据该镇人大副主席姚姝玲介绍,葛仙山镇正全力以赴将葛仙村景区建设成铅山县构建全域旅游先行区的“样板标杆”。

“葛仙村景区二期建设是省、市、县重点项目,我们将举全镇之力做好项源村葛仙源片区综合改建项目建设,确保按时完成征迁工作。全力推进葛仙村景区创建国家级旅游度假区。”姚姝玲说。

据介绍,铅山县还将打造葛仙山大道精品旅游线路,把民宿村、欧家虹桥上、民谣水湾、云谣仙谷以及葛仙村景区等旅游资源有效串联起来,形成旅游集群,持续做热乡村旅游。

疫情当下,旅游产业发展受到严重冲击,为何“鑫邦文旅”还敢如此逆势而为,对此,江西鑫邦实业集团董事长陈道友给出了答案。

“之所以敢,是因为我看好江西的未来,看好江西旅游的明天,我相信困难只是暂时的。”陈道友说,现在投入的近五十亿元项目资金,几乎是自己一辈子的心血和银行贷款,如果做不成功就要破产。但他坚信,只要紧跟国家政策走,企业的路就是正的,疫情过后,企业一定会迎来美好的明天。

这不,创建了葛仙村度假区后,陈道友又将目光聚焦到了江西婺源。2020年,总投资26亿元的“婺女洲项目”正式开工,标志着“鑫邦文旅”响应中央号召,通过旅游项目助力乡村振兴的步伐又迈出了“真金白银”的一大步。 该项目仍是牢牢围绕乡村振兴这一国家战略,以婺源深厚的徽州历史文化底蕴为基础,打造了一个绝美徽艺文旅小镇。项目已于今年7月正式开业。据预测,发展初期游客量可达100万人次,经三到五年运营到成熟期后,预计游客量可达200万-220万人次,直接解决1800人就业,间接带动8000余人就业。

“无论是铅山葛仙村度假区,还是婺源婺女洲,我们的内心就是为了实现‘地方重塑’,赋能乡村振兴。”在陈道友心中,葛仙村度假区、婺女洲项目的实施,未来还须不断与地方文化、社会环境交流融通。唯有如此,景区才会抓地生长,沿着共同富裕的方向焕发出新生的力量。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